【AK】See You 0~2

☆脑洞非常大

☆脑洞非常大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脑洞非常大

☆致郁向(揍

☆架空有OOC有

☆如果发现文风不一样那么什么因为是两个人写的嘛(。

 

感谢木头陪我研究剧情,作为一个经常卡文星人木头帮我修改了些地方感觉更好惹!!!

这个大概会发展成中篇。我和木头接力写,酷爱来和我们讨论剧情啊!!酷爱回复!!(快够

 

#00

 

即使再舒服的沙发和温暖的热茶也无法消除龟梨的不安——即使过去几十年来他一直在不断的面对各种情感的镜头。就像现在一般,他只是静静的坐着,试图用冷静的表象来掩盖住那些不安。

 

坐在对面的主持人按着台本上的稿子提出问题,那些纸龟梨也看过,都是写无关痛痒的问题。

 

“那么龟梨君,出道这么久还有没有什么梦是没有实现或者不曾改变的?”

“恩…我还是希望我能永远记得最开始的心情,一如既往。”

 

 他偏了偏头,似乎在回忆过往。

 

 “龟梨君是想起了什么吗?”

 “当然是刚出道的时候啦……”

因为那时候,身边有他们,是六个人的KAT-TUN。完整的KATT-UN。

 

 

#01

 

  终于不用勉强用笑容面对镜头了,回到家龟梨舒舒服服的泡了澡,然后从冰箱里拿了听啤酒出来,顺手开了电视。在06年3月22日之后,他绝对想不到KAT-TUN有一天会变成四人的形式活动。开队内会议的时候,龟梨很不合适宜的开了小差。毕竟这和那时候的情景是那么的相似。他记得赤西第一次离开KAT-TUN去美国留学是06年的10月12号,而归队是07年的4月19号,记得赤西是在11年7月17号正式离开一起长大的伙伴,离开KAT-TUN。而13年的10月9号,在一起的伙伴田中圣也正式离开KT。龟梨记得赤西退团的那天,会议结束后他轻轻拥抱住了赤西,3秒,据说这是最适合拥抱的时间。当时的他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他习惯将这份爱慕小心翼翼的藏好。赤西的体温有些高,透过薄薄的衣服传递过来。龟梨还能感受到他强有力的心跳,伴随着心跳到达自己心里的,还有疼痛。这可是要分开了呀,龟梨分神想到。“赤西,未来见。”他用拳头轻轻撞了一下对方的肩膀,赤西也笑了——这可是关于未来的约定啊,龟梨却无法笑出来。所有的话都到了嘴边,却又被咽回去,只在喉头留下一点苦涩。

而今天这一幕又在重演,但对象却又是自己的好伙伴,唯一不同的,只是缺少了爱慕。

 

7月17日的当天,目送着赤西离开,龟梨不自觉的攥紧了拳头。“再见面,我们可就是对手了啊。”他喃喃道。记忆里那个阳光的男孩最终还是带着自己的理想和自己告别了,带着自己的爱与祝福。

 

  其实在赤西归队以后龟梨就察觉到不对劲了,以前的他天然热爱唱歌,笑容满满,被誉为移动的小太阳,而回归后则是沉默寡言,也许这只是成熟的标志吧。龟梨低声的笑笑。2005年两人凭借《极道鲜师2》博得了极高的人气。于是粉丝各种热衷于把龟梨和赤西凑成一对CP。甚至还是国民CP。万万没想到,CP竟然变成了事实。极道的那时候,两人就成日里窝在一起对戏。为了迎合观众口味,剧本里时不时就会有几句暧昧不清的台词,少年热血也在这个时候变得柔情起来。龟梨总归有些不还意思的,但还有点自己也说不明白的兴奋。当时以为只是依赖,但真的离开后才发现,是爱而不是喜欢。轻声哼唱着LIKE ORLOVE,龟梨没觉得自己眼角微微湿润。在剧中他们在小美的带领下的夕阳下的奔跑那确实是他们逝去的青春。

 

龟梨灌下一口酒,他仰头盯着天花板上的灯。“我早就知道你有女朋友啦!比小亮早!比谁都早!谁让我最了解你呢?”我知道你渴望更大的舞台,期望更美好的未来,我知道你为了变强而焦虑着,我什么都知道。龟梨叹了口气,拿起了歌谱唱起了新单。我也是会好好努力的。你有你的舞台梦,我有我的舞台心。

 

你的梦想就是我的梦想哟

以为我们看到了同样的希望光芒

支持你到最后

从交换约定的那一天开始

我就一直相信着你,永远

就在此时此地

为了变得更温柔而各自道别

你给了我只属于我的幸福

直到终有一日再次相会

直到再次遇到真正的你

不要忘记笑容

直到终有一日重逢

 

 

 

#02

龟梨在行程上发现两周后的一个音乐节目赤西也被邀请了,他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故友。究竟哪种表情才是合适的,哪种语气才是得体的?而对方,还是不是自己熟知的赤西仁?

 

他知道赤西最近这几天在忙着一个小型见面会,龟梨突然很想去看看他,看看他究竟走了多远,变成了什么样的人。促成这个想法变成现实的人,是锦户亮。他大概和赤西说要了要去看,票都拿到手了结果来了临时通告。苦了亮大爷拿着张上好的票四处推销,刚被人拒绝就遇上了龟梨。“小丑龟!来来来,给你个好东西。”锦户扬了扬手中的票,“位置隐秘,视角最佳!那天我有通告去不了,便宜你啦!再说,年前那个笨蛋去LA公演之后你们好像就没出来玩了嘛!友情可是要多多联系的啊,给你个机会去后台吓他一跳!再提我问个好。”龟梨被这连珠炮似得话砸的有的反应不过来,还没出声表示手里就被塞了票。远处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呐喊,“锦户亮再不来我们又要迟到啦!”锦户回头应了一声又转回来道,“不要谢谢我哦小丑龟~”然后风一样的走了。“关西人还真是热情好客又友好啊…”龟梨不禁感慨道。

 

  在活动那天下午,龟梨经过乔装打扮后还是准时出现在场馆前面。捏着门票,龟梨有点犹豫。VIP入口处的队伍变得越来越短,他就站在一边看着。直到手心出了层细细的汗,他才叹了口气,踩着尾巴进入了场馆。

 

龟梨坐下来不久,活动就正式开始了。赤西带着一头蓬乱的卷发,蹦蹦跳跳的上了舞台,说不出的活泼。看着那西瓜式的笑容,龟梨不禁感叹锦户的位置真是好。一场歌友会下来,赤西又是唱又是跳,插科打诨无所不能。龟梨只是觉得,这个人还是真么好啊。也许这个人改变了,但他吸引自己的地方却一点没减弱。龟梨看着舞台上的赤西,他投入的唱着歌,有些局促想填满MC的时间,谈及未来的激动以及妻儿的自豪。

 

从场馆出来,龟梨伸手看了看自己的尾戒——不管什么时候,他最不缺的就是尾戒。他亲了亲戒指,喃喃道,“勿忘初心,一如既往。”

 

——我喜欢过…我喜欢你。你大概不知道吧?

 

 

TBC

评论(3)
热度(8)
©花卷儿 | Powered by LOFTER